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回答数

    0

  • 浏览数

    6569

  • 收藏数

    0

作者:秋池 发表于 2020-7-12 16:53:50
跳转到指定楼层
所有的现象没有本质就是空性,也就是色即是空。那空即是色是什么意思?空不是除身心之外,再去找另外一个东西,就是身心的本体,通过法性定的方式让自心领略自心,或自明。没有法性定的时候,会展现出很多种情况,一种是凡夫的情况——六道;一种是没有凡夫的二元执着、实相跟现象一致的、殊胜的、清净的展现——净土,以及佛的境界;完全不展现只是空的自体展现的时候,只能在法性定里面,或者在佛的境界里面。所以不可能像凡夫看到色一样,或二元对立的方式去看到空,而是空一定要体现为色。
有人会说:在法性定里就没有体现为色呀!那时候叫自明,也可以说体现出明空双运的光明为色,也就是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是二转法轮般若智慧,也就是佛家哲学的最终宗旨,就是这个了,再没有其它什么。
“色即是空”:所有的显现没有本质。没有本质,不是没有;没有本质又显现了,显现相的东西都是变化的,不会是本质,相一刹那都不住。虽然刹那不住,总有个东西显现它吧!这个现象就是空性,或者能够产生的力量、知觉、明力就是本质。那怎么去找到这种知觉跟明力呢?等一会会讲“知”有多大、多深的意义,一知就找到了。其实也没那么简单,明了的时候,必须是能所双亡、非二元对立的状态,没有能认知、所认知,但要清醒知道有这个东西,就是心性自己明白自己。
换一种说法就是心在明了自己的时候,是没有人我跟法我的。心性本来就没有人我跟法我,所以心在明了自我的时候,会知道我们是怎么错误的执著人我跟法我的。通过知道没有人我跟法我,知道了自己是怎么样的。而不是找到一个东西叫没有人我、没有法我,人我、法我本来就没有,是执着出来的。所以大圆满明了以后会说:本来就是空性、一切都是解脱的。这要明了什么是人我执、什么是法我执以后才可以。所以明白没有人我执、没有法我执的心,也就是心自己对自己的明了就是开悟,那就是世界的本质。
通过中观推,就已经知道了轮回是怎么开始的。因为按照中观的说法,根本没有真实的轮回,就是一种误会;本来没有时间,都是幻象;根本基点就是没有时间、没有变化的法性,永远都是这样,因为它不生不灭,没有实体不存在变化,但是又有明的能力。无明依据明的能力产生二元对立,很多幻象就出来了,但在明本体的角度里,从来不认为幻象是真实的。所以处在光明的本体层面,不会认为有轮回出现,所以在胜义的层面根本没有轮回,轮回全都是幻影,只要把心的明力从幻影里面出来,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轮回就消失了。
这是从胜义的层面去说幻觉就是轮回,很多人听不太懂,要用逻辑的方法去分析一下,这样也可以,但讲起来有点费力,因为有很多名词,如果你又没学逻辑方式,想简简单单听两句就明白是很难的;
从中观就断定有轮回了,如果深刻的理解到空性就能知道轮回是怎么回事。轮回就是二元对立,没有二元对立世界就是解脱,有二元对立刹土都是轮回。这样大家很难理解,怎么办呢?就换一种推断的方式,为什么会有轮回?首先看到人的生命或动物的生命是一刹那、一刹那在过(说六道已经承认轮回了,六道我们看不到其他四道,只能看到人道跟畜生道,有些人晚上识蕴低,能看到贞子这些,但那个不算数,得不到共同承认);然后会死,死后看不到他说话,身体慢慢腐烂(或烧掉)。一般人就认为生命就是这些,不承认轮回,认为人就这么一生。
现在换成中观的哲学,要找现象的来源是什么?不管怎么样得有个来源,以前认为来源都是物质,现在物质被中观哲学分空了,来源就不是物质。也就是物质在动,生命在一天天变化,死亡。那总有个来源吧!现在物质不是了,那是什么?上帝也被中观哲学弄翻了。
通过排除法,来源只能是心的运动,还有其它什么东西吗?有人说:生命来于大自然、造化。这些都是不确定的,其实就是物质或者是莫名其妙物质里所隐藏的神;什么盘古开天地这些,都是鬼扯。我们能够确定世界来源,只有物质或精神(主观精神和客观精神),还有其他什么吗?能不能够提出来?牛顿说的第一推动力?其他宗教说上帝?到底是什么让世界呈现出来?没有,找不到了就是现象的来源。
而我们现在能够确定的、肯定的就是心在感受世界;感受到身体、感受到外面的山河大地、其他的生命,我只用我的感受证明它的存在(这才是迪卡尔说的“我思故我在”;也有点儿像贝克莱,主观唯心主义,但贝克莱找不到主观的根本在哪里,就说造成这一切还是上帝,比如回头看不到背后的东西,背后的东西就交给了上帝,物质已经被否定了),不要再说是物质了,离一多因一分就没有了,现象的本质来源不会是物资、不是上帝,就是我心感受到的非物质的幻象。如果学中观就要承认这一点,所以必须学中观才说得通轮回,否则就是非理性的学说,强行说有轮回。
理性说现象都不是物质的,但现象又在开展,那现象从那里来?必须通过你的感受证实有现象。那这一生最初的现象从那里来的?有人回答说:“我都记不起三岁以前的事,我的记忆是从三岁开始”,不是的,你生下来就会知道吃奶、哇哇哭,你只是不记得了。一定有第一个念头,第一个缘起的心是生命的开始,难道你三岁才一下醒过来呀!所以缘起的心一定要靠前面的念头来,不可能砰就出来,不可能无因生。
出生的时候第一个念头,一定有前面的念头带动第一个念头。有人说:那个念头是因为我妈的卵子跟我爸精子一接触,就有了念头。这就是唯物主义,通过物质的运动产生了思想,这是个错误观点。你的念头一直在,你妈的卵子跟你爸的精子是产生执着出发点的因缘,依据它而产生身体。但你感受生命的第一个念头,一定有更前面的念头,在你这个身体还没有完全诞生之前(就是精子跟卵子还没有遇到之前),否则你就是凭空出现念头。
如果不是凭空出现念头,这一生第一个念头的前面念头,从哪里来?必须是你前一生的最后一个念头,不然心就会凭空出生,突然有了念头,缘起的念头不可能没有前因的,所以首先要承认物质不是实有的。如果承认世界是由物质来的,精神是物质运动冒出来的。
只要理论上稍稍明白就行了,实际要感受就要修行,修到开悟的时候就会明白是真的,因为你知道精神的实质是什么了,知道它是不灭的。缘起生有起有灭,本质心是不生不灭的。正因为本质心不生不灭,所以二元对立就永远二元对立下去,轮回就不结束,所谓的轮回结束就是二元分别心回到本质心,不生不灭的心里面就消失了,犹如波涛回归大海,所以叫觉性之海。
一定有人会问:“第一个从哪里来的?”这一生的第一个念头是上一生的最后一个念头,那还有上上生上上上生......那么走到后来,要去追第一个。第一个从分别心来的,分别心来源于本质心,本质心是没有时间的,所以没有第一个。能听得懂这个逻辑吗?一般人想不通的“这怎么可能呢?总有第一因吧!”,真的没有第一,因为从来都没有分别,不分别的本质心跟分别的缘起心,其实是一个东西,从来都没有第一因,一直都这样。只不过心的认知点,由于分别就造成的了局限,感觉到运动,感觉有第一因,有时间。其实从来都没有变过,我们永远都是佛。产生的身体,感觉到过去跟未来,其实永远都在当下。甚至去想明天或者回忆过去,在觉知的层面上都是当下,想当年、回忆当年的同时是不是当下?计划明天去干什么事?还是在当下,只有遣余才有过去跟未来(因明的说法),永远都是现在,有什么时间呀?没有第一因,这想得通吗?
缘起认知力会断,比如现在是人的身体在认知,下一世有可能是另外一种身体认知,所以中间会断。断了就记不得前世了,因为在缘起里记忆需要大脑,死亡大脑就没有了,由于自己记不起就认为没有上一世。就如一个小活佛,放上一世的影片给他看,如果记不起的话,他会认为是另外一个人的;如果记得起的话,就不会这么认为了,他会知道我只是换了一个样子而已,我还是我。
“我”是什么呢?身体换了,说明身体不能代表我。“我”是什么呢?是什么在指导上一世的身体和这一世的身体?是找不到我的,虽然找不到我,但会执着我。把认知体、认知能力当成了我,这种执就会造成能认知的我,和所认知的外境。能认知的“我”的认知力就是光明,被认知的也是光明的一种显现,全都是一个东西。
虽然光明找不到本体,但他当下正在呈现,当下正在认知。但我们把光明造成了能认知跟所认知,就觉得这是很固化的物理现象,我在地球上行走,我爱、我恨、我生存都是轮回感受,实际上感受的一切都是一场梦,找不到实有的人我,但人会执著操作者为我。
实际上认知者、操作者、承受者是没有的,唯识叫把阿赖耶识的见分误认为是我(显现能力和认知能力都是阿赖耶识的见分)。但阿赖耶识见分的能力,不具备我们认为的那种独立、唯一、不变的功能。我们认为的人我:我就是我,羊子不跟狗搭伙;我的世界我作主,一定认为我是一个认知者、承担者、主宰者;我的主宰在一定程度要得到保护,叫人权、自由。认为有这么一个能动者,实际上阿赖耶识的见分不是主宰者、能动者,全都是因缘而显的,相续中各种势力堆集起来,显现出你是个胖子,怎么减肥都不行,比如说我,我的肚子就那么大,逼着我要穿背带裤,是我在作主,还是我的胖肚子在作主呀?
心执着我,心就要保护我的一些要求;让心产生好的感受,就开始去作主;让心产生好的感受,就开始行为;行为做出的决定,就认为是我决定的。如果深层次的分析起来,没有我做决定,是因为执我造成了爱我。什么叫爱我呢?爱我才能让心得到快乐(其实是贪乐);然后心才开始各种行为,所以要去找饭吃、泡妞、要去撩小鲜肉。总之轮回就是这样,中间没有我,但是会执我;因为觉得执我的这种行为,才能让心感受到乐,害怕苦才会有嗔恨;没有我,执我,就是无明。
这些能听得懂吗?已经讲了好多遍了,不想再讲了,可以去看我以前讲的,真的有好多,能听得懂的人如果再不去修行解脱的话,怎么办?拖出去人道毁灭(开玩笑)。
其实就是这样,轮回是怎么回事呢?本质心其实从来就是不生不灭的,本质心就是有认知力,这就是世界的本质。不要问本质怎么来的,不用来就是这样。那要怎么证实呢?你进去了就会发现那个东西不生不灭、不会毁,不可能有其他东西造它,因为它是空性,非因缘,造的话必须要有因缘,没有因就是老大,这就是开悟。找到了世界的本质,找到了世界的来源,就是找到了念佛是谁。这一套哲学是可以证实的,就是这个原因。
弃绝二元、能所双亡、当下即是、无需多求,轮回的真理就是这么说的,要先通过中观证明物质是没有的,然后你的第一念心(缘起心),一定要有前面的东西,不可能突然冒出来,那心就成了无因生,所以一定要有前世最后一念心,这一念心消失了,也不可能消失就没有了,不然就断灭,所以一定会有下一世的心。
缘起的心一定依据不生不灭的心(大家不要把不生不灭的心想成一个死的东西,就会犯一个错误,就像有帮学唯识的人,认为如来藏是不动的,结果却说他可以幻现出世界出来,这就是把如来藏弄成了一个东西),如来藏不是一个东西,就是找不到本体的明,所以他不生不灭;找不到本体就不用生,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这个,但那个东西你认不清楚,你就会利用明认知,一认知,二元分立就出来了,一出来就要执着能认知,执着能认知就变成了人我执;执着所认知就变成了法我执。
所以二元对立消亡,就是解脱,而且本性永远不会走的,因为轮回心就要靠本质心。问轮回的原因是什么?轮回其实就是依靠心的本质光明,因为我们认识不到我们的心、体会不到本质光明,对立就开始了,这个就是哲学中为什么有轮回道理。
其实中观是不承认有真正的轮回的,轮回是一种幻想。心有凝聚的能力,明觉的能力形成了二元对立就有了轮回。但无论怎么样对立,本质都是空性。站在空性的角度,从来没有轮回,就是一些梦而已;站在普通人实有的角度,概念里认知这些都是幻想,但执着不认,捏一下你的脸、咬一下舌头会疼,疼也是空性的,但是你不愿意。而且你有很多的不由自主,心执我会导致二元对立,二元对立就会导致能认知有偏颇、有执着、受局限,认知力也很有限,所以痛苦就来了,什么都不知道,看不清楚因缘。
我执本身就是痛苦、会紧张,执着以后就会形成坚固的执着对境,执着对境一损坏,心也受不了,实际上是对执着的一种破坏。如用刀划你的手,会痛,实际上就是破坏执着的时候心的痛苦,因为心习惯于手就要那样子。所以在中观应成派里就是要破坏外境,因为手(外境)就是你的执着。但最开始的时候,不能手是我的执着,就把它砍了,先允许手在,但心要消除对它的执着,就变成了“手背以手背在,手背上的实有空”,换成柱子也是一样的,这是修行过程中无可奈何的说法,但进入本体手背会消失的,根本都没有手背。
由于进入过本体,出来以后会感觉对手背的梦幻性重很多,初地菩萨重到什么样的程度呢?用刀去戳他的身体,根本不当一回事,所以初地菩萨抛弃自己的身体,可以像抛菜叶一样,执着已经很轻了。但我们现在还很重,所以要慢慢去观修。如果当下进入法性,随便怎么戳你的身体。当然把你的身体戳烂了,可能回不来了,但你已经解脱了,可以另外找一个身体或者去刹土。身体坏了,也就跟这期众生的缘就断了,因为他们要靠身体的缘来跟你们认识,跟你们发生勾结,制造共业。
所以轮回怎么去证明呢?就把它分空,分空以后找这一世的第一个念头从哪里来?一定要从前世来,凭空生起是不可能的,任何一个哲学家、科学家都会承认这个,如果你说我就是要承认,那我也没办法了,强行的东西在这个事情上,是不行的,要讲理。这是轮回的证明。
时空只是心的展现
在轮回中最重要的就是时空,本质心是没有时间的。本质心体现为缘起心,在没有认清楚本质心的时候,就是缘起心。轮回就是本质心,没有其他的本质心了,所以就有不同的变化,一变化我们去对他衡量就成了时间。没有一个真正的时间,让你把时间拿给我,除了拿个钟、拿个表、拿沙漏给我,日月都拿不过来,把你关到一个洞里四周一封,日月对你的时间就不行了,时间就变成了你的分别念,如果把你封闭三天,会觉得关了三个月。
也有人会根据自己的感受,比如太阳出来是一种感受,虽然看不到光,但身体可以感受到,太阳正当午的时候,左边的胃开始热,根据这样来记数,也就是根据分别念来衡量时间,就是一个衡量的方式。如果让阿罗汉入定,让他的心排开所有衡量的方式,一坐很长时间,根本不出定,因为相续中没有逼迫他活动的力量了(就是阿罗汉没有人我执了),所以可以坐很长的时间。
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动呢?因为我们的相续形成了身体,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需求,比如会孤独,就一定要找朋友说话;坐久了,屁股疼,所以由不得你不动,你说你不努力,那你以为你是阿罗汉吗?必须要努力!当你小便憋急了,要努力的走向厕所,没有办法不动,因为我们相续中有很多逼着我们动的力量,那就叫做业。当我们心透彻地透过这些业(也就是消了业),就真的可以不动了,回到本质上去了。所有的驱使我们能够去分别的力量全消失就成了佛陀。由于心没有我执在那里,像根柱子一样把我们的认知力套死,一下散开出去就成了遍知,散开这个词都错了,连散开都没有。这真的是感受性的东西,靠语言好难说。
时间只是分别心的衡量。那空间呢?物质用中观分光以后,什么都没有,心的本体就真的像虚空一样,像虚空但不是虚空,眼睛看到的虚空是不具备精神性的;用气脉修出的虚空也不具备精神性;只有最根本的觉知,大的没有大、小的没有小(大而无外小而无内),但具备精神性,本身就是无大无小的东西,所以会因为我们的执着展现出不同的空间。因眼识的执着,就看到天空,鸟可以飞;因为意识的执着,就展现出梦一样的空间;因为殊胜业的执着就展现出刹土。
而且空间的对比也是没有大小的,如果真的知道空间没有大小,就真的可以像米拉日巴尊者一样,进入牛角里躲雨,不用变小,牛角也不用变大,因为空间都是心执着出来的。这很难理解,因为我们所有的思考全都是基于二元对立,和习惯性的控制之下,所有的思维全都有意向性。
意向性的对象并不是我们意向的事物,我们都认为自己很客观,不可能客观的,其实永远都是主观,看要从你的方向看;听要从你的方向来听;看和听的时候,潜在意识已经在开始判断了,我看那个女的肥得好丑呀!而你看就说一肥遮百丑;我一看她椎子脸,你看她是蛇精脸,意识里有好坏、是非的判断,反过头又影响美丑,甚至到厉害的时候,业力呈现连形状、作用都会变,比如水,我们一看就是水(水是一种业力),修到天人,水就变了,就不是你看到的样子了。
所以空间也是心的展现。由于心本来就无形无相,也没有大小之分,所以空间就可以交错进行。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是物理学的这样空间、那样空间,物理学那是扯蛋的,电影里画一个圈,就到另外一个空间了,这可以帮助你想象,如《银河护卫队》有人打他的时候,就画一个圈,跳到里面就消失了,挺好想象的。搞神通的也会这样,所以一下切断这些因缘就看不到他了,如果神通力(禅定力)能够遏制身体的展现,就能做到这样。比如你的身体在我的眼里展现,需要增上缘,把增上缘取消以后,我眼识就没有你的增上缘,你就消失了,其实任何一个缘消灭了都会看不到,比如把灯光一撤你就看不到,所以空间也是心的展现。
任何一门哲学,都要说清楚时空是怎么回事?唯识说时间、空间叫心不相应形法,什么叫心不相应行法呢?不是一个有本体的东西,是心的一种捏造,时间附和了物质跟心识,有前五识的对境和意识对前五识对境捏造的时间,没有客观的时间。这是对时空的逻辑。


【注:文稿内容未经讲授者本人审核校对。仅供听打交流】
分享:
回复

使用道具

成为第一个回答人

高级模式 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